我喜欢的LGU的三种饮料

2019.7.21 补充:增加私人饮料以及Starbucks,补充了奇异果气泡水

2019.4.20 补充:增加了全家福的冰激凌。


  • 会饮的冰美式 double shot
  • 博文书店的奇异果鲜果茶 (奇异果气泡水亦不错)
  • 一瓯茶的原味奶茶加奥利奥大杯半糖少冰

当然,瘦的时候选后面的,胖的时候选前面的。这是个动态平衡。此外还有其他的类似饮品的(冰激凌什么的):

  • 全家福的礼拜天 红豆•糯米 方糕

这种产自沈阳,来到深圳的廉价美食,会让人吃出社会主义的幸福感。这是那种被称为可爱多的妖艳贱货无法相比的,感觉上个世纪才能获得的快乐。

最后还有一些 private access only 的:

  • Chengdao 606 Office 的黑色的 espresso 胶囊
  • Shaw D708 的购自网易严选的锡兰红茶

以及一些不属于 LGU 但也能在 LGU 买到的:

  • Starbucks 的酸柠浮冷萃(半糖/2p)

另外Vito和我说过几次究竟怎样描述double shot的冰美式,是double shot,还是double-shot americano,还是americano with one extra shot。我觉得我之所以喜欢称之为冰美式 double shot,是因为它是所有描述一杯由两份espresso和纯净水混合并on the rocks的饮料的语言里音节最少又没有歧义的一种。当然要是到了博文书店,我会改成冰美式,加一份浓缩 ,来match它们愚蠢的菜单。

另外我发现我的确是那个钟情上一个就很久不作改变的。但是一旦做了改变,又会很乐于习惯于新的。也许这个list会越来越长,who knows?

Sketch的gaussian blur

感觉sketch前年用的时候gaussian blur可能是带了zero padding的,今年貌似换成replicate padding了,感觉没办法弄回之前的头像了。。。不过也就是边缘的intensity上去了一点。总之希望这次coding没算错。不过如何interpret information的确是很有意思的。感谢信息论。

我的新欢

前几日帮Vito拆了他的 Macbook Pro 13 2016,据他所说那就是他的初恋。然而这是一台溅了可乐的初恋——她的integrated display只有背光没有显示了。我原打算帮他换一下显示排线来着的,没想到后来就高潮了。

显示屏换了的Macbook Pro 13的主板

我在去年暑假其实已经拆过Macbook Pro 13 late 2013 (这算我的初恋吧),于是这次拆机我本觉得是轻车熟路。新款Macbook Pro的interior design实在是让我惊艳,让我想起了发布会上苹果常用的词:incredible。作为一个工科/EE的学生,我想这么描述她:

  1. 所有会受到外部力的接口、转轴都与主板分离,用具有伸缩性的排线相连。
  2. 几乎所有具有一定长度的排线,都使用了薄板遮盖固定,并且这个金属屏蔽板往往非常小,同时还用了T3六角螺丝固定。
  3. 设计上完全不吝啬使用螺丝,数量多的难以想象。乔布斯走后,苹果还是那个苹果。
  4. 电路板的利用率真的是相当高,几乎有和iPhone看上去差不多的零件密度,元件的排列几乎都是顺着电路板的形状排列。

可是我没有修好他的初恋。

但是我自己也买了一台。真香。我还申请了两年的分期。

我觉得苹果真的是改变了人们对电子产品的认识。

总之今天用了一天感觉特别良好。

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

第一次看到这句话大概是去年国庆去潮汕玩的时候出高铁车站。当时以为这是当地领导说的一句口号,只觉别扭,哪里晓得是XX说的。

后来在大街小巷见得愈来愈多了。

我纳闷为何是把人民对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不应该是把人民向往的美好生活作为奋斗目标吗?

感觉实在不适,有一种古怪的意味。

关于埃航坠机事件

3月10日Ethiopian Airlines Flight 302于起飞不久后发生坠机,近日引发轩然大波,各种相关的新闻、报道、调查层出不穷。作为Air Crash Investigation 的(伪)真实粉丝,我觉得还是可以有一点评论的。

我觉得媒体不应当在官方调查结果出来之前用一种看起来极为确定的方式来试图解释事故原因。事实上飞机在起飞后失控的可能状况有很多,波音公司在研发改良款飞机时也一定进行过诸多调查。在历史上媒体乱带风向,官方报告反而没人信的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倒不是说媒体是动不动就要搞一个大新闻,即便是出于调查真相的好心,媒体之力也难以得出足够客观的结果——毕竟空难调查需要专业的团队、专业的设备、充足的时间、细致的考察才能得到准确的结论。在当下这个时候人云亦云并无好处。

此外我觉得我的同学参与写作的坠机之后,埃塞俄比亚的大非洲航空野心何处安放倒是取了一个不错的观察角度,谈了谈事故之后对航空公司以及整个非洲航空市场的潜在影响。我觉得媒体就应该找这些角度做一些独立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