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千

有几句主题是最近几个月来一直没有变过的。

其一是:交流真是一个奇迹。

其二是:人们真的只是动物。

其三是:相对主义的世界。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陷入这种正反馈的挣扎当中。但是有些东西是真切的——比如我拥有了一种带有输出的强烈的复杂的丰富的完整直觉。

我最近一直觉得很多人文社科的东西都是虚无。正如某人提到的“是文学辜负了他们”,我觉得当得知这种尘归尘土归土是无比真实的时候,唯一的出路便是全身心的爱上科学。

人们相爱是因为彼此熟悉,是因为相似。与此同时也有人说是因为互补。得了吧,我觉得人们都是高维空间里的向量,总有些维度是相似的,亦总有些维度是互补的。我们究竟是先爱上一个人,然后才去选择性的认识这些维度,还是预先选择了那些维度,然后爱上了一个人?无所谓答案的,因为这问题或许就不科学。与其让哲学家们闹腾结论,倒不如只对问题本身抱有一个简单的印象。事实上,我记得一个颇为有趣的结论是,在高维空间里,两个随机的向量几乎只会是正交的。尘世间的两个灵魂,只是在 subspace 的选择上达成了共识,以至于他们终于投射成了相似的量。

而最近的我,在降维这件事情上有独特的灵感。INFP,这或许是一个唯物者还是唯物者时最最重大的发现了。

One thought on “万千”

  1. 当质疑的东西太多的时候,就会开始质疑自己。我想这是我给两个月前的自己的一个回复吧。
    总之,这种挣扎已经日益明晰,有些时候我用词很轻,意义很重。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