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有解

半年来,一直挣扎在相对的世界中。

或许是因为这个世界正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扭曲,变态着。

在我的眼里,这其中的原因是讯息的流通模式的变化。

现代互联网重塑了这个世界,重塑了人们所认可的价值体系,重塑了文化。

世间的可能性啊。

所以我看到朋友圈,看到微博,看到推特,看到 telegram,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我还是希望,能多一些 elite。真正的 elite,能在漩涡中找到灵感,能在崩塌后的世界里还有方向感。

这个世界亟待新秩序,这个世界 deserve 卑微却终会存在的真实。

不管怎么说,做正确的事情,比任何事情都难。

何尝不觉

许许多多在翻腾着的东西。

我记得谁曾说他/她是个唯心主义者。大家在不知不觉中都改变了很多认识啊。

我知道有太多太多的事情在同时发生,也知道我的注意力会轻易的转移和深入——但至少我得说——我有一种自信——我自信我注意到的东西比身边人的多——我自信我知道很多周围人觉得我不知道或遗憾我不知道的事情。

我不是个傻子,也不会活成一个傻子,只是我想表现的傻一点罢了。

傻一点好。又傻又天真。

其实幻觉都会汇聚,然后变成更为复杂的幻觉。究竟谁是成年人,谁又是孩子呢?都是一回事。

或许我的人生理想,就是拿着一台手咪,用短波信号对这个世界呼喊一些我都未曾明白的东西。